春雨医生

登录 注册

世界艾滋病日丨能自己偷偷在家做艾滋病检测吗?

12月1日

2018年12月1日是第31个“世界艾滋病日”。

作者:文兄,流行病与统计专业硕士

今天是第31个“世界艾滋病日”,主题是“主动检测,知艾防艾,共享健康”。借着这次的机会,我们想和大家好好聊一聊艾滋病检测的那些事儿。

在我国,有很多人由于社会认知度比较低的原因,容易对艾滋病检测产生一种“能不能在家检测”的想法。

对此我想说:不建议!(严肃脸)

尽管在家检测兼具私密性和便捷性,可春雨酱还是想说真!的!不!建!议!(再一次严肃脸),至于为什么,那就要从检测方法和准确率说起了。

图虫创意-131620930676982689.jpg

快速检测方法不是没有,可是...

目前,市面上可以买到的艾滋病快速检测试剂为唾液检测或指尖血检测。其中唾液检测凭借着自己无创且方便的优势,备受部分检测者的喜爱。

但这种方法的准确性到底怎么样呢?我们实打实地用数据来说明一下:

① 2013年的一项研究调查,北京市各个MSM人群(男男同性性行为人群)活动的公园数据显示,对44名MSM使用了HIV唾液快速检测后与标准方法中的确认检测(蛋白印迹试验,WB)的一致性为95.5%。[1]

② 2014年,有研究人员在天津市某男同社区小组,对某同性恋浴池内进行了唾液快速检测试剂,一共检测了47名MSM人群,统计分析结果显示,唾液检测阳性与标准方法阳性的一致性为91. 5%。[2]

③ 2016年,在针对贵阳市134名MSM人群的研究中发现,唾液快速检测试剂与标准血液检测方法相比,正确率为95.6%。[3]

通过以上研究我们可以发现,尽管唾液快速检测的方法正确率基本能达到90.0%以上,但和标准方法(抽血检测)相比还是会有一些差距。

不要小看准确率的严谨性

这也就是为什么快速检测方法只能用于艾滋病感染的初步筛查。

准确率不仅仅是一串数字,同样也具备了对检测者的现实意义。你无法保证这个试剂检测出来的结果是否正确,那么面临的就是2种结果,一种是你可能已经被感染,但是没检测出来,抑或者是你明明没有被感染,检测结果却显示阳性。

仔细一想,这不是就≈没检测嘛!还浪费时间。

而且,人类口腔中唾液的成分很复杂,它包括腮腺、舌下腺等唾液腺分泌的液体, 并混有细菌、白血球、脱落的上皮细胞、消化酶, 以及来自口腔粘膜的漏出物, 包括检测者存在的一些口腔疾病等,这些都可能是干扰检测结果的因素。

所以啊,即使你偷偷在家做了艾滋病快速检测,但为了保证准确率,建议还是去一下当地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或者医院再做一次进行确诊。

疾控中心的检测称为自愿咨询检测

图虫创意-427911903970459715.jpg

这是国家为促进艾滋病检测免费提供的检测服务,一般分为2次,第1次是初筛,第2次是确认检测,确认检测用的是蛋白印迹法,它是目前艾滋病检测的“金标准”

看到这块,有的检测者可能会犹豫“担心隐私问题,所以…”。

不得不承认,相比较在家里,的确不太“密”。但是国家有规定:疾控中心检测出的所有阳性者相关信息都要高度保密,且受到法律保护,未经本人或监护人同意,绝对不能对外公布,包括你最亲密的家人。

除此之外,他们还有更规范的健康教育

如果检测结果是阴性,疾控中心工作人员会为你提供艾滋病健康教育,使你更加了解这个非常容易被误解的疾病;如果是阳性,也不用过于担心,国家会为你免费提供艾滋病抗病毒治疗药物,制定治疗方案,并定期询问你的情况,从身心出发,让你的治疗更全面。

那么,有人说了,我是否感染已成定局,检测只能知道结果,也没有药物能够完全治愈艾滋病,检测有何意义?

有这种想法的人,春雨酱想用一句话概括下“不要丧!请保持对生命的渴望”,它的意义远比你想象的大着呢!

不确定的感觉真的很折磨人

不做一个系统的检测,你就无法确定自己是否被感染,要清楚的是,心理上的折磨远比你知道感染结果的痛苦要多得多。

上面提到的暂时无法治愈,这个没毛病,可我们要了解的是,尽管目前不能治愈,但只要按照医嘱服用抗病毒治疗药物,就能有效地抑制艾滋病病毒在体内的繁殖,尽可能的延长你的生命,心理压力也会小一点。

就像很多病友都熟知的——活的最久的艾滋病病人孟林,在1995年也就是他33岁时就感染上了HIV病毒,因为积极治疗,坚持服用抗病毒治疗药物,生命力依旧顽强。

“主动检测,知艾防艾,共享健康”

所以,春雨酱希望那些对自己抱有“怀疑”的人,找对方法,积极检测,学会勇于面对,即便真的确诊了,也要积极治疗。

说不定在有生之年,能等到艾滋病治愈药物的出现呢?是吧!

文兄.jpg

编辑:阿纸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参考文献:

[1] 张国磊, 姜影, 梁欣, et al. HIV唾液快速检测在公园场所MSM人群中的应用[J]. 中国艾滋病性病, 2013(4):261-263.

[2] 于茂河,郭燕 et al. HIV唾快速检测在MSM浴池中的应用[J]. 中华疾病控制杂志, 2014, 18(12):1229-1231.

[3] 马黎婷, 袁飞, 周健, et al. HIV-1/2抗体唾液快速检测试剂在贵阳市MSM人群中的应用及评价[J]. 贵州医药, 2016, 40(2):211-213.

[4] 李俊成, 曾镇光. 唾液法与血液法检测HIV—1/2抗体的比较[J]. 中国卫生检验杂志, 1998(2).

[5] 高瑞芳,李世福.HIV 唾液快检在口腔科门诊的现场应用及检测结果分析[J]. 皮肤病与性病,2018(40):646-649

版权声明:本文为春雨医生原创稿件,版权归属春雨医生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授权与合作事宜请联系reading@chunyu.me

猜你感兴趣

推荐阅读

相关问答

春雨医生公众号

微信关注春雨医生,查看更多健康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