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医生

登录 注册

别吃护肝保健品了,护不了肝还可能把肝吃坏

9月13日

对普通人来说,保证充足睡眠,就是最实在的护肝方式。

作者 | 周密 福建协和医院 硕士

在中国,很多人过着一种爆肝的生活。

我们先来看一组数据:肝病在中国的发病率可达到8%-10%;中国每年肝癌的新发病例约占全球的59%;中国有超过一亿位乙肝及丙肝感染者。

除了一些常见的诱发肝病的原因,还有一种原因的就是中国人过于热爱“护肝药”,反而导致了药物性肝损伤。

护肝药吃出肝损伤

我在临床上时常会遇到一些过于焦虑的病人:

一些患有乙肝的病人,好不容易从大三阳调整到小三阳,定期检查都显示肝功正常。然而,一段时间后,他们又再次感到身体不适,再次住进医院。个别患者,甚至还出现了代偿期肝硬化。

可是化验单上病毒载量仍然是阴性,说明乙肝没有发作。已经调整好的肝功能,为什么反而恶化了?

仔细一问,才发现患者由于过度担心病情发展,竟然自作主张加药,听信市场上的谣言,买了许多“护肝药”, 反而造成药物性肝损伤。

不要乱吃护肝药

现代医学中的“护肝治疗”实质上是一种综合治疗。说白了就是当肝功能出现问题时,通过一系列治疗方式以维护肝功能,防止肝病恶化。

目前国际公认的肝功能分级标准中,肝功能有五大指标:

  • 胆红素水平;

  • 白蛋白水平;

  • 凝血功能;

  • 腹水;

  • 肝性脑病。

而“护肝药”就是在治疗过程中,是用于治疗肝病的药物。这些药物能够改善受损害的肝细胞代谢、促进肝细胞再生、增强肝脏解毒功能,用于治疗肝脏功能的药物。

总结一下,“护肝药”就是用来治疗肝病的,并没有其他保健作用。大多数人是被这类药的名字误导了。

临床上越来越多人建议摒弃“护肝药”的提法,因为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种护肝药有确切的长期改善肝损害的疗效。

我们的肝脏功能受损时,是无法通过药物逆转的,当肝功能受损严重到无法满足机体需要时,可能就只剩下肝移植一条路了。

所以千万不要擅自用药,自行买护肝药吃。

1. 用药要遵医嘱!

市面上各种护肝、护肝药,并不能帮各位真正保护肝脏。“护肝药”的应用在许多情况下并不适合每个人,疗效难以评价暂且不提。

很多患者不知道,药不对症反而会伤肝。护肝药的药物种类繁多,普通患者选不对适合自己的药物。就如上述案例中,有时,“护肝药”本身反而成了对肝细胞的损害。

2. 不要乱买护肝保健品!

要知道药物大都需要通过肝脏代谢,这些护肝保健品也不例外。

肝脏的功能之一就是分解、转化进入体内的药物,而长期随意服用护肝保健品会在无形之中,加重肝脏负担,诱发药源性肝病,甚至造成不可逆的肝功能损害。

保健品审批流程简单,不需要经过完整的临床“双盲试验”,也不需要进行“药物临床规范研究”,就是一种特殊的食物而已。

但是很多护肝保健品打着暗示有治疗效果的广告,疗效不可靠不说,甚至还存在有毒成分。

比如著名的某款护肝药,其号称的主治功能是治疗肝病,但是其中一味药材是含有“马兜铃酸”的关木通,其中一个著名副作用,就是导致肾衰竭。

比如含有水飞蓟宾的保健品,确实有临床证据证明水飞蓟宾对于部分肝病(比如脂肪肝)有一定治疗效果,也已经应用于临床中(比如水飞蓟素胶囊)。但是这是处方药,用于治疗肝部疾病的,没病的千万别想着来两粒,不仅没用,反而还可能伤肝。

有些保健品就找准了这个商机,打着“水飞蓟宾”的名头,宣称其产品能够“净化排毒”、“解酒保肝”。但是看看他们的成分表,就知道他们有多鸡贼。

注意了!成分表中写的是“水飞蓟籽提取物 600mg”,看起来成分还挺多的,这个就是利用专业名词来唬人。真正有治疗效果的是“水飞蓟素”,提取物以为是里面的成分复杂,真正有效的含量是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对于肝功能正常的人来说,根本不需要吃“护肝药”,护肝不成反而伤肝。

真想护肝就不要作

1.按时检查

坚持3~6个月复查一下肝功能和乙型肝炎病毒指标等检查。对于肝病患者来说,定期体检才是预防病情恶化的关键,早发现,早治疗,可以极大程度上控制病情发展。

2.吃喝不要作

喝酒真的会伤肝,看了上面的内容,就知道“护肝药”没办法安慰你的肝,最好的“护肝”方式就是学会拒绝递给你的酒。除此之外还要拒绝各种有护肝功能的保健品(别乱吃药)以及递到你手里的烟。

北京第十三届中国国际健康产业博览会上酒情营养片,解酒,防醉,护肝展 / 视觉中国

3. 保证睡眠

人体是有昼夜节律的,肝脏作为人体的重要器官,参与了很多重要的人体生理活动。比如说——合成胆固醇。

胆固醇的合成需要特定酶(HMG-CoA还原酶)的参与,合成胆固醇所需酶在夜间更活跃,并在清晨达到峰值,因此,临床上通常建议他汀类降胆固醇药物在晚饭后服用。

参考文献:

[1]Maynard M, Parvaz P, Durantel S, et al. Sustained HBsseroconversion during lamivudine and adefovir dipivoxil combina-tion therapy for lamivudine failure. J Hepatol, 2005, 42: 279-281;

[2]Wang Y, Thongsawat S, Gane E J, et al. Efficacy and safety of continuous 4-year telbivudine treatment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hepatitis B[J].J.Viral Hepat, 2013, 20(4): e37-846

[3]刘金玉,张程亮,李喜平,等.2012-2014年武汉地区34家医院护肝药应用分析J.药物流行病志,2016,25(2):113-118

[4]Kim Sl. Bacterial infection after liver transplantation[J]. World.J.Gastroenterol,2014,20(20):62116220.DO:10.3748/wjg.20.i20.6211

[5]Sato A, Kaido T, lida T, et al. Bundled strategies against infection after liver transplantation: Lessons from multidrug-resistant Pseudomonas aeruginosa[ J]. Liver Transpl, 2016, 22(4):436-445.DOI:10.1002/lt.24407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zy 发预览.jpg

猜你感兴趣

推荐阅读

相关问答

春雨医生公众号

微信关注春雨医生,查看更多健康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