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医生

登录 注册

乐亭随想小记

阅读162 2019-05-29
李红军
李红军 原创
内科 副主任医师 山东省立医院

        最初听到唐山这个地方,是因为初中同学的哥哥在华北煤炭医学院读书,而乐亭则是共产党缔造者李大钊的故乡。至于唐山大地震及乐亭是自己的老家之说,又由于自己尚处年幼,而无深刻的印象。第一次接触是因为考上大学路过而回到家乡,则是在18岁了,距今已26年。26个寒来暑往,足以改变太多事情,但不变的却是家乡亲人让你渗入骨髓的亲情,让我一直被暖暖的围着,并伴随着异乡的每一次打拼。时时心头涌起回家的念想,都有浓浓的惬意,从筹备直至成行,一直都会是兴奋的。恰巧每次面见的天气又都是出奇的好,嗅着略带潮湿的海风,迎着亲人的笑脸,心醉了。短短几日的徜徉,耳闻浓重的乡音,我到过的城市也有数十个,但让自己能舒服的闭上眼睛的只有这里,我该怎样形容这种心境呢?好像坐在微冷的春日下,被羊绒毯一般太阳光裹挟抚摸着。

        乐亭是唐山地区的一个临海县,她就像冬日里的处子一样,静谧、安详,每日梳妆打扮得都那么仔细,仿佛外界的喧嚣与她没有丝毫的关系,一任自己的心境去慢慢生活。这个女子嗜爱洁净,她不允许自己的衣装有一丝的不顺畅,哪怕是一个皱褶都要细细的抚平。家乡亲人性格似火,敢说敢做,乐亭话最后一个字的音节喜好上扬,用的力道让人感到真诚。坐着久违的炕沿儿,空气中麦秆的特有微烧灼味,原来都没有改变——这里就是家。让我无论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无论何时,都会想再来。

        清明假期返程路过唐山,是震后的新城,街道上已看不到一丁点破碎的痕迹。看《唐山大地震》,一是因为家乡的缘故,二是确实感到哀伤,三是电影的艺术,值得我们坐在电影院流泪。这次能亲临故地,哪怕是一分钟,我也要找寻一下彼时的感觉。车驶离唐海高速,进入市区,路边就会看到唐山地震遗址公园,估计这是设计者的故意。车慢慢停下,脚步轻轻,因为心是沉重的,似乎每一个噪音都是对逝者的荼毒。《唐山大地震》片尾中伫立的纪念墙活生生展现在眼前,那浓缩着24万魂灵的寄托,一排排的姓名,都曾经是鲜活的生命,与我同龄或大于,如果没有38年前那个撕心裂肺的夜晚,或许都是祖国的脊梁。凤凰会在浴火后涅槃!

1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