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医生

登录 注册

哈萨克斯坦出现不明原因肺炎,是新冠变异还是新病毒?

7月10日

7月9日,中国驻哈大使馆发布提醒称,6月中旬以来哈萨克斯坦阿特劳州、阿克纠宾州和奇姆肯特市肺炎发病率较同期显著升高。截至目前已有近5百人感染、30余人病危。

很多网友形容2020年是艰难的一年,以前的新年愿望是暴富、旅行、爱情等,如今最大的心愿只有一个:好好活着。

 

新冠肺炎在全球的大流行还没有结束: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9日发布的新冠疫情统计数据显示,全球累计死亡病例已超过55万例。

 

哈萨克斯坦的不明原因肺炎又来:据哈萨克斯坦卫生部长阿列克谢·崔9日介绍称,今年上半年哈萨克斯坦共有1772人死于肺炎,仅6月份就有628人死亡。这些肺炎患者中有一部分是普通肺炎患者,其他患者的感染原因则尚不清楚。

 

春雨医生


(图源:Tengrinews.kz)


尽管据荷兰BNO新闻网消息,哈萨克斯坦卫生部10日又否认该国出现致死率超过新冠病毒的“不明原因肺炎”,称“那些病例很可能就是新冠病毒病例”。但这一系列的报道仍是让许多人十分担心:哈萨克斯坦的不明原因肺炎是新冠病毒的变异吗?会不会输入到中国?我们要怎么防控?


哈萨克斯坦的不明原因肺炎是新冠病毒变异?

还不确定。

 

根据中国驻哈大使馆的官网公告显示,6月中旬以来阿特劳州、阿克纠宾州和奇姆肯特市肺炎发病率较同期显著升高。截至目前,三地已有近5百人感染、30余人病危。今年上半年,哈肺炎共导致1772人死亡,仅6月就有628人死亡,其中也包括中国公民。


春雨医生


(图源:中国驻哈大使馆)


哈卫生部等机构正对该肺炎病毒进行对比研究,尚未予以明确定性。

 

6月29日,哈萨克斯坦免疫学专家拉法伊尔·罗杰森在接受本国媒体采访时指出,该类型肺炎患者的体内并未检测出COVID-19病毒,“原因虽然还无法100%确认,但99.999%仍是一种冠状病毒”。针对不明肺炎患者,采用的是与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相同的治疗方法。

 

出现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很多,新冠病毒变异、其他病原体、试剂盒本身质量问题等都有可能。但对于“该病致死率远高于新冠肺炎”的说法,可以稍放宽心。

 


春雨医生


(图源:Twitter)


哈萨克国际通讯社10日通过社交媒体发布声明表示昨日的通报数字是该国整体肺炎情况,包括被细菌、真菌、病毒感染以及未查明原因的肺炎,因此说“不明原因的肺炎造成更多死亡”是不实报道。

 

我国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傅华同样表示,一切尚未清楚的前提下,目前对哈萨克斯坦是否存在新发病毒、新冠病毒是否变异、会不会暴发等都无法判断。

 


吉尔吉斯斯坦的社区获得性肺炎是怎么回事?


据吉卫生部门通报,7月6日全国有29人死于社区获得性肺炎,但9日通报中,“社区获得性肺炎”一名已不再提及,仅称7月8日全国另有42人死于肺炎。

 

社区获得性肺炎(CAP)并不是什么新的肺炎类型,它是指在医疗保健机构之外发生的肺实质急性感染,是十分常见且可能很严重的疾病。

 

具体来说,肺炎通常可根据感染场所分为以下几类:

春雨医生 

或者你也可以理解为,社区获得性肺炎其实是个筐,只要不是在医疗保健机构感染的肺炎,都可以称之为社区获得性肺炎。

 

社区获得性肺炎患者的临床表现不一,可为发热和咳嗽为特征的轻症肺炎,也可为呼吸窘迫迫切和脓毒症为特征的重症肺炎。由于它的临床表现广泛,所以几乎所有呼吸道疾病的鉴别诊断均包括社区获得性肺炎。

 


春雨医生

(图源:123RF)


肺炎链球菌(肺炎球菌,肺炎球菌)和呼吸道病毒是社区获得性肺炎患者中最常检出的病原体,但其实在许多的病例中,即使进行了广泛的微生物学评估,也难以确定患者的致病病原体。

 

因此,也有人分析认为,哈萨克斯坦的不明原因肺炎,和吉尔吉斯斯坦的社区获得性肺炎本质上是一样的,只是目前尚没有调查清楚该疾病的起因、来源及致病病原体。


“不明原因肺炎”会影响到我们吗?


从地图上来看,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离我们都很近,因此加强我国的边境检疫、严防输入是至关重要的。


春雨医生


(图源:百度地图)

对于在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小伙伴,注意密切关注当地政府及中国使领馆发布的信息,做好防范措施,勤洗手、戴口罩、少聚集,出现可疑症状主动就医治疗。

春雨医生



目前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的航班均未复航,在所有边境口岸也禁止人员往来,所以国内的小伙伴继续做好新冠疫情的正常防控就好,不必过于恐慌。

 

 

 

 


编辑:春雨医生

参考文献:


[1]Mandell LA, Wunderink RG, Anzueto A, et al. Infectious Diseases Society of America/American Thoracic Society consensus guidelines on the management of community-acquired pneumonia in adults. Clin Infect Dis 2007; 44 Suppl 2:S27.

[2]Musher DM, Thorner AR. Community-acquired pneumonia. N Engl J Med 2014; 371:1619.

[3]Jain S, Self WH, Wunderink RG, et al. Community-Acquired Pneumonia Requiring Hospitalization among U.S. Adults. N Engl J Med 2015; 373:415.

[4]Musher DM, Roig IL, Cazares G, et al. Can an etiologic agent be identified in adults who are hospitalized for community-acquired pneumonia: results of a one-year study. J Infect 2013; 67:11.

[5]Musher DM, Abers MS, Bartlett JG. Evolving Understanding of the Causes of Pneumonia in Adults, With Special Attention to the Role of Pneumococcus. Clin Infect Dis 2017; 65:1736.

[6]Julio A Ramirez,Overview of community-acquired pneumonia in adults,2020-03-13,https://www.uptodate.com/contents/overview-of-community-acquired-pneumonia-in-adults?source=Out%20of%20date%20-%20zh-Hans

[7]cnBeta,哈萨克斯坦暴发不明肺炎 当地专家称99.9%仍是冠状病毒,2020-07-10,

https://www.cnbeta.com/articles/tech/1001463.htm

[8]环球网,快讯!外媒:哈萨克斯坦卫生部否认该国出现“不明原因肺炎”,“可能就是新冠”,2020-07-10,https://3w.huanqiu.com/a/c36dc8/3yziNRESWJl?agt=20


春雨医生公众号

微信关注春雨医生,查看更多健康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