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医生

登录 注册

特朗普力推的药物:氯喹真的是治疗新冠的“特效药”吗?

3月25日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NBC News)3月24日报道,美国亚利桑那州一男子为防止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在服用磷酸氯喹后不幸身亡。他的妻子也服用了磷酸氯喹,目前正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据报道,两人摄入的有毒成分不是来自治疗人类疟疾的药物氯喹,而是一种用于治疗鱼类寄生虫的成分。

此前,据CNN报道,当地时间3月1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新闻简报会上表示,抗疟疾药物氯喹在治疗新冠肺炎方面显示出“非常令人鼓舞的早期效果”,并表示“氯喹已经被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用于治疗新冠病毒”,但随后FDA专员斯蒂芬否认了该说法,并表示正在对氯喹进行临床测试。

 
作为此次疫情重点研发药物之一,氯喹在治疗新冠肺炎上是否真的有奇效?

氯喹的前世今生


首先我们来了解一下,氯喹是怎么从一个抗疟老药,变成新冠“新药”的。

作为已有数十年抗疟疾历史的药物,氯喹(Chloroquine)是通过对抗疟药物奎宁(金鸡纳霜)的结构优化改造而来,于1934年被Hans Andersag在德国拜耳公司首次合成得到。在通过对氯喹的临床试验证明了其高效的抗疟作用后,氯喹进入了大规模生产,很快便取代奎宁成为了常规抗疟药。
 

春雨医生

(图源:123RF)

作为氯喹的磷酸盐,磷酸氯喹除了抗疟外,还具有广谱的抗病毒作用。早在2004年的时候,便有专家提出此药可用于治疗SARS。此外,由于磷酸氯喹是上市多年的老药,其安全性早已得到验证。
 
2020年2月4日,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肖庚富、胡志红及军事医学科学院毒物药物研究所钟武共同通讯在《Cell Research》发表文章表明,瑞德西韦和氯喹在体外控制2019-nCoV感染方面非常有效。

春雨医生

(图源:nature)
 
2月19日,国家卫健委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该版诊疗方案将磷酸氯喹等药物作为可在临床试用的抗病毒药物,并根据该药物临床试验情况推荐了用法用量。此后,2月28日,医政医管局对磷酸氯喹治疗新冠肺炎的用法用量再次进行了调整,使其在临床使用中更加安全有效。
 
当地时间3月21日,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官网更新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治疗方案信息,其中介绍了在研药物瑞德西韦和已批准药物氯喹、羟氯喹的使用情况。

春雨医生

(图源:CDC)
 
作为氯喹的衍生物,羟氯喹的作用和机制与氯喹类似,但毒性更小,已用于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系统性红斑狼疮和皮肤卟啉症等。根据美国疾控中心介绍,羟氯喹和氯喹都具有抗SARS-CoV、SARS-CoV-2和其他冠状病毒体外活性的作用,其中羟氯喹对SARS-CoV-2的作用相对较高。
 
目前,研究人员正在临床试验中研究羟氯喹对新冠病毒感染暴露前或暴露后的预防,以及治疗轻度、中度和重度新冠肺炎患者。在美国,一些预防或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羟氯喹临床试验已经计划或即将开始。

多种药物同步研究


除了氯喹以外,世卫组织开展的有多国参与的“团结试验”中,潜在的2019冠状病毒病治疗研究还包括其他四个分支,即国家的护理标准;瑞德西韦(一种新的抗病毒药物);洛匹那韦和利托那韦(一种抗艾滋病病毒复合药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和干扰素。
 
其中瑞德西韦几乎是最早被寄予厚望的“特效药”,因美国首例新冠肺炎患者在注射瑞德西韦后病情出现转机,随后康复。此药最初开发用于治疗埃博拉病毒,但后来的研究表明,它也可以阻断细胞中的MERS和SARS。实验室测试表明,它也可以抑制细胞中的新型冠状病毒。但瑞德西韦尚处研发阶段,并未在任何国家上市,其有效性及安全性还需要进一步的试验。

春雨医生

(图源:123RF)
 
泰国医生曾于2月份表示,他们通过将洛匹那韦/利托那韦与抗流感药物配合使用,治愈了新冠肺炎患者。但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在一项中国的临床试验中效果并不明显。中日友好医院的曹彬教授率领的研究团队于3月19日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发表了这项临床研究的结果。研究显示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组合未能为COVID-19患者提供显着益处,但这一试验能够为未来的临床试验设计提供经验。
 

春雨医生

(图源:NEJM)

此外,在国家卫健委于3月17日举行的针对药物疫苗研发进展的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生物中心主任张新民表示,在筛选的进入临床试验的一批药物中,法匹拉韦已完成临床研究,显示出很好的临床疗效。在安全性方面,法匹拉韦已经于2014年在日本获批上市,上市以来未见明显的不良反应。在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研究中,未发现明显的不良反应。
 
目前世卫组织有数百项其他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其他世界各地的研究小组也在测试WHO选择的药物,但临床试验还需要时间来正确收集数据。
 


总之,尽管研究发现羟氯喹和相关的氯喹可以阻止新型冠状病毒在实验室的细胞中感染,但有关该药物的所有研究仍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钟南山院士也曾于广东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磷酸氯喹够不上特效药,但有治疗效果,副作用不大,值得研究。
 
美国疾控中心也再次强调,目前还没有经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的、专门用于治疗新冠肺炎患者的药物。尽管有特朗普在内的公众人物引导宣称羟氯喹和氯喹是新冠病毒的解决方案,但目前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氯喹可以治疗COVID-19。
 
已经确诊的新冠患者要在医生的指导下服药治疗,普通民众注意做好个人防护,目前尚没有疫苗以及可用于预防或治疗新冠肺炎的任何特效抗病毒药物,大家不要在没有任何专业指导的情况下自行服药。

 


 

编辑:春雨医生

参考文献:

[1]Wang M, Cao R, Zhang L, et al.,Remdesivir and chloroquine effectively inhibit the recently emerged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in vitro. Cell Res. 2020 Mar;30(3):269-271.

[2]Philippe Colson,Jean-Marc Rolain,Jean-Christophe Lagier,et al.,Chloroquine and hydroxychloroquine as available weapons to fight COVID-19[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ntimicrobial Agents,2020.

[3]医政医管局,关于调整试用磷酸氯喹治疗新冠肺炎用法用量的通知,2020-02-28,

http://www.nhc.gov.cn/yzygj/s7653p/202002/0293d017621941f6b2a4890035243730.shtml

[4]CDC,Information for Clinicians on Therapeutic Options for COVID-19 Patients,2020-03-21,https://www.cdc.gov/coronavirus/2019-ncov/hcp/therapeutic-options.html

[5]Bin Cao, Yeming Wang, Danning Wen, et al.,A Trial of Lopinavir–Ritonavir in Adults Hospitalized with Severe Covid-19,DOI: 10.1056/NEJMoa2001282

 

 


版权声明:本文为春雨医生原创稿件,版权归属春雨医生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授权与合作事宜请联系reading@chunyu.me

春雨医生公众号

微信关注春雨医生,查看更多健康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