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医生

登录 注册

居家隔离时间一再延长,新冠肺炎防控形势为何依然严峻?

2月11日

从2019年12月以来,湖北省武汉市陆续发现了多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至今已近两个月,随着疫情的传播发展,新冠肺炎防控形势依然十分严峻。

从2019年12月以来,湖北省武汉市陆续发现了多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至今已近两个月,随着疫情的传播发展,新冠肺炎防控形势依然十分严峻。从武汉封城到全国戒严,从春节延期到开始上班,从飞沫传播到疑似气溶胶传播......关于这场全国防疫战,我们还有太多的不确定。

 
新冠病毒溯源难

 

自武汉发生新型冠状肺炎感染的第一时间,国家卫健委立即组织中国疾控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科学院、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等单位对病例样本进行实验室平行检测。
 
2019年12月31日,根据中国疾控中心要求,该所选派专家组赴武汉参加疫情防控,于2020年1月1日凌晨,起草《环境溯源工作方案》。1月1日上午8时赴华南海鲜城,针对病例相关商户及相关街区集中采集环境样本515份,运送至病毒病所进行检测。

春雨医生
 (图源:新京报)

2020年1月8日,初步确认了新型冠状病毒为此次疫情的病原。1月12日,病毒病所专家再次在华南海鲜市场采集野生动物贩卖商铺相关标本70份,并转运至实验室进行检测。
 
1月22日,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来看,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是野生动物。
 
1月23日,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在bioRxiv预印版平台上发表文章《Discovery of a novel coronavirus associated with the recent pneumonia outbreak in humans and its potential bat origin》,提出新型冠状病毒或来源于蝙蝠。

春雨医生

(图源:researchgate.net)
 
1月24日, 中国新型冠状病毒调查研究小组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发表研究论文《A Novel Coronavirus from Patients with Pneumonia in China, 2019》,论文中也指出,病毒基因组测序和其他报告均表明,它与SARS-CoV的同源性为75%~80%,并且与几种蝙蝠冠状病毒的亲缘关系更近,特别是与中国西南地区收集的蝙蝠体内的冠状病毒的遗传相似。

春雨医生

(图源:nejm.org)
 
2月7日,华南农业大学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华南农业大学、岭南现代农业科学与技术广东省实验室沈永义教授、肖立华教授等科研人员联合开展的最新研究表明,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潜在中间宿主。

春雨医生

(图源:华南农业大学官方网站)
 
沈永义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冠状病毒的最初来源一般是蝙蝠,但现在是冬季,蝙蝠处于冬眠状态,集中在山洞里面,直接感染人的可能性较低。因此,中间宿主可能才是病毒的传染源。
 
但新型冠状病毒具体确切的传染来源至今尚未找到。病毒溯源原本就是一个艰难的科研过程,以2003年的SARS疫情为例,直到2013年,武汉病毒学研究所研究员史正丽和她的团队才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证实在云南省的一个蝙蝠群落中发现了组装SARS病毒所需的所有基因。

因此,初步估计新型冠状病毒传染源的确定,也还需要较长的时间。
 
检测出现假阴性
 
在2月9日举行的中国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呼吸内科主任高占成表示,任何病毒的核酸检测检出率都不可能是百分之百,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核酸检测也不例外。
 
此前,位于北京市的中日友好医院,一名武汉来京的发热患者入院前三次咽拭子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均为阴性,甲型流感病毒核酸检测为阳性,于1月30日以“重症甲流”收治入院。入院后该患者通过肺泡灌洗,显示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为阳性。此外,天津一女性感染病例,1 月 21 日出现发热后,前后共做了三次核酸检测均呈阴性,2月1日第四次检测后才呈阳性。
 
在尚无法准确预测疫情拐点的当下,如果唯一的确诊手段无法保证,出现错检和漏检,直接后果将是,很多核酸检测阴性但仍携带病毒的人得不到隔离,他们将成为新的传染源。

春雨医生

(图源:cdc.gov)
 
衡量试剂盒的质量,主要有三个指标,特异性、灵敏度和重复性。特异性好,就意味着这个试剂盒只能检测新冠病毒,而不是其他病毒,比如流感或腺病毒。灵敏性高,就会减少漏检概率,检出率高。重复性强,则代表稳定性好。因此,三个指标中,最重要的是灵敏度,这也是各种不同试剂盒质量差异的核心所在。
 
而试剂盒检测结果不仅与试剂盒质量有关,还与新冠病毒自身的特点、采样部位、采样量、运输和储存环节,以及实验室检测条件和人员操作有关,由多种原因构成,非常复杂,但其中最关键的因素,与这次病毒的特殊性有关。
 
一位专门从事核酸检测的国家某重点实验室研究员表示,由于新冠病毒的特殊性,不同的采样部位对检出率有很大影响。
 
最好的采样部位是肺部,因为这种病毒分布在肺部的浓度最大,但要想采肺泡灌洗液,操作复杂,需要仪器和各种引管,且对人的损伤很大,因此只针对上了呼吸机的重症病人;其次是痰,但这次肺炎不像以往的甲流,很多病患干咳,无痰。因此,最普遍也最简单的采样方式是咽拭子,而咽部的新冠病毒量最少,所以会造成漏检。

春雨医生

(图源:123RF)
 
另一位疾控系统内专门研究核酸检测的专家指出,有研究表明,新冠病毒在人的上皮细胞复制非常慢,因此,在咽部,甚至痰液内,病毒的基数都非常低,加大了检测的难度。
 
是否采样准确、采到了关键部位,也会影响采样结果。以咽拭子为例,虽然是很简单的操作,只需要在咽部拿一个棉签划一下,但每个医护人员划的轻重、多少都不相同。尤其在武汉,在日均检测量超负荷的状态下,穿着厚重防护服的医护人员要实现精准采样,难度很大。
 
除了采样,从样本运输到实验室检测的诸多环节中,每一个环节出错都可能造成检验结果的不准确。
 
如何提高试剂盒准确率是新冠肺炎确诊的关键。对此,许多专家建议,除了采样、运输和检测在操作上要尽可能规范以外,还可以采取“双阳检测”,也就是用两家公司的试剂盒进行检测,或多次检测,以尽量降低漏检率。
 
传播途径尚待明确
 
在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 修正版)》中,对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途径修改为“经呼吸道飞沫和接触传播是主要的传播途径。气溶胶和消化道等传播途径尚待明确。”

春雨医生

(图源:国家卫健委官网)
 
2月2日在国家卫健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处研究员冯录召表示,这两天武汉、深圳以及美国的首例病例都在确诊患者的粪便中检测到了新型冠状病毒,这个现象说明病毒可以在消化道复制并且存在,但新型冠状病毒是不是通过粪口传播,或者通过含有病毒的飞沫形成气溶胶的方式再传播,需要流行病学调查和研究进一步证实。

春雨医生

(图源:健康中国)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冯录召表示,气溶胶传播是指飞沫在空气悬浮过程中失去水分而剩下的蛋白质和病原体组成的核,形成飞沫核,可以通过气溶胶的形式漂浮至远处,造成远距离的传播。在某些特殊的条件下也可能发生气溶胶传播,例如进行临床气管插管等专业医疗操作时。但目前尚没有证据显示新型冠状病毒通过气溶胶传播。
 
潜伏期最长24天
 
2月9日,由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领衔的“中国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临床特征”研究,在预印本网站medRxiv上发表。
 
钟南山等人对1099例(截至1月29日)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的临床特征进行了回顾性研究。研究发现,新冠肺炎的中位潜伏期为3.0天(范围为0-24天),最长可达24天。

春雨医生

(图源:researchgate.net)
 
而在此前,对新型冠状病毒潜伏期的描述,是一般3-7天,最短1天,最长不超过14天。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马晓伟曾在1月26日表示,新型冠状病毒潜伏期具有传染性。2月8日在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 修正版)》中,对于传染源的表述,也增加了一条:无症状感染者也可能成为传染源。

潜伏期拉长,意味着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性要比我们认为的更强。此前,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高福在接受央视采访时称,相比SARS病毒,新型冠状病毒致死性不高,但传染性高,因此可以说它比SARS更为狡猾。 

尽管国家医疗专家组成员、北京地坛医院感染性疾病诊疗与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李兴旺曾在发布会上表示,无症状感染者的相对病情偏轻,病毒量比较少,因此在传播能力上会比重病人的弱一点。但对无症状感染者的预防,仍然不可轻视。

没有针对性药物


世界卫生组织曾于1月29日公开表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专门用于预防和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在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 修正版)》中,也明确指出:目前没有确认有效的抗病毒治疗方法。


春雨医生

(图源:国家卫健委官网)
 

2月10日,Nature旗下的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内容主要探讨新冠病毒的治疗选择。作者表示,鉴于新冠病毒疗法需求的紧急性,这篇文章主要盘点了哪些治疗其它病毒的抗病毒疗法可能“老药新用“,被开发为新冠病毒的治疗方法。


春雨医生

(图源: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

 

此前,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和上海科技大学的联合研究团队,在抗2019-nCoV药物研究中,候选药物包括蛋白酶抑制剂茚地那韦(Indinavir)、沙奎那韦(Saquinavir)、洛匹那韦(Lopinavir)、卡非佐米(Carfilzomib)、利托那韦(ritonavir)等12种抗HIV药物,2种抗呼吸道合胞病毒药物,1种抗人巨噬病毒药物,1种抗精神分裂症药物,1种免疫抑制剂以及2种其他类药物。

 

在国家卫健委官网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 修正版)》中,医学观察期推荐的中成药还有藿香正气胶囊、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疏风解毒胶囊(颗粒)、防风通圣丸(颗粒)等。

 

但以上不管是西药还是中药,到目前为止,仍没有一种药物可以专门预防和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总而言之,除了以上这些问题,新型冠状病毒的临床症状多样、拐点无法预测等各个方面,使得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控形势依然十分严峻。此时正值返工上班高峰期,出门工作的人一定要注意戴好防护口罩,随时保持手卫生,办公区注意通风。如果有过疫区旅行史或与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过,而出现发热咳嗽腹泻等不适症状,请自我隔离并立即就诊。
 

编辑:春雨医生

参考文献:

[1] ZhengLi Shi,Zhou Peng,Xinglou Yang,et.al.,Discovery of a novel coronavirus associated with the recent pneumonia outbreak in humans and its potential bat origin, 10.1101/2020.01.22.914952.

[2]Na Zhu,Dingyu Zhang,Wenling Wang,et.al.,A Novel Coronavirus from Patients with Pneumonia in China, 2019,10.1056/NEJMoa2001017.

[3]中国新闻网,专家回应“新冠病毒检测呈假阴性”:核酸检测检出率非100%,2020-02-09,

http://www.chinanews.com/sh/2020/02-09/9084773.shtml

[4]中国新闻周刊,新冠病毒检测为何出现假阴性?与试剂盒有关的所有问题这里都说

清楚了,2020-02-08,

https://view.inews.qq.com/a/20200207A0QRG200

[5] 国家卫健委,什么是气溶胶传播,以后还能开窗通风吗, 2020-02-10,

http://www.nhc.gov.cn/xcs/kpzs/202002/81b67a34e1e34154be11c30f0749dcdf.shtml

[6] 科学网,钟南山领衔新发论文:不排除“超级传播者”,个别潜伏期超三周,2020-02-10,

 https://mp.weixin.qq.com/s/UKj37Mkq5ObE7i3zy3lcPA

[7] Li and De Clercq, (2020).  Therapeutic options for the 2019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 doi: 10.1038/d41573-020-00016-0. 


版权声明:本文为春雨医生原创稿件,版权归属春雨医生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授权与合作事宜请联系reading@chunyu.me

春雨医生公众号

微信关注春雨医生,查看更多健康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