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医生

登录 注册

“抗糖化”产品都是智商税,年轻人可别跟着明星瞎折腾了

8月26日

目前市面上常见的抗糖丸、抗糖饮、抗糖面膜等抗糖化产品都是“智商税”,并没有“抗糖”作用,国内外也并无任何一种抗糖化药品上市。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较真平台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抗糖化”(又称“抗糖”)一直是网络上很火爆的话题,很多明星热衷于通过戒糖、使用抗糖产品来保持好的肌肤状态。

春雨医生

明星张韶涵在某网络平台上分享的抗糖经验

与此同时,各种抗糖产品层出不穷,如抗糖丸、抗糖饮、抗糖面膜。那么“抗糖”这个概念是否有科学依据?市面上的“抗糖化”产品是否有用呢?

一、网络流传上的“糖化”其实是指“非酶性糖基化”,最终生成晚期糖基化终末产物(AGEs)

“糖化”在医学教科书中被称为“糖基化反应”,是指蛋白质和糖在酶的作用下生成糖蛋白的过程,是人体内时刻都会发生的反应。糖基化有调节蛋白质功能作用,反应产物糖蛋白绝对是个好东西,承担着人体内非常重要的生物学作用。

可想而知,网络上提到的“抗糖化”抗的肯定不是这种“糖化”。那么明星们热衷抵抗的“糖化”又是什么呢?

根据各种抗糖产品宣传中提到的“晚期糖基化终末产物(AGEs)”可知,他们所说的“糖化”是指“非酶性糖基化”(又称Millard反应),即体内的还原糖(如葡萄糖、果糖、乳糖等)在没有酶催化情况下,与蛋白质、脂质或核酸,在经过缓慢、复杂的反应后,最终形成不可逆的晚期糖基化终末产物(AGEs)[1]。这一反应同样在体内广泛发生,不过与“糖基化反应”相比,速度要慢上很多。

二、非酶性糖基化的产物AGEs确实“有害”,但只有糖尿病患者以及老年人才需要“抗糖”

大量实验研究表明,非酶性糖基化是糖尿病并发症、白内障、阿尔兹海默病、皮肤衰老、骨关节炎以及心力衰竭等疾病的重要机制之一。这是由于其产物AGEs能够损伤机体,破坏蛋白甚至组织的结构和功能[1];另一方面,AGEs与其受体结合,通过参与氧化应激、炎性反应,进而导致一系列心血管疾病的产生[2]。

所以,所谓的“抗糖”实际上是抗AGEs。那么是不是所有人都需要抗它呢?其实不然。

虽然AGEs看起来很可怕,但健康人群能将其代谢并通过肾脏清除,只有人在高血糖状态(糖尿病)以及自然衰老状态下,才可能大量蓄积这类稳定的糖基化终末产物。这是由于糖尿病人和老年人合成AGEs增加,并且代谢分解能力降低导致的[3]。

所以AGEs与疾病及衰老之间的关系,不能单纯地理解为AGEs会导致疾病及衰老,而是疾病和衰老会导致AGEs蓄积,反过来进一步影响健康。

这也意味着,年轻人完全没必要“抗糖”,只有作为AGEs真正“受害者”的糖尿病人和老年人才需要“抗糖”。

三、对于真正需要“抗糖”的人群,管住嘴的确是好办法,但限糖可以,戒糖不行

既然“抗糖”的目标是AGEs,那只要减少它的蓄积,增加它的排泄不就可以了吗?

前面提到了,糖是AGEs的重要原料之一,这也是明星们“抗糖”针对的目标。

那么少吃糖是否能减少AGEs的生成呢?可以的。对于糖尿病人来说,合理限糖,将血糖控制在理想范围,是能起到“抗糖”作用的。对于老年人而言,由于AGEs的生成减少了,自然也降低了蓄积的可能。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这里说的“糖”不仅包括有甜味的单糖、双糖,比如我们日常食用的白砂糖;还包括不甜的多糖,其主要存在于米、面等主食中。

那么想要进一步减少AGEs的生成,能不能彻底戒糖呢?这可是明星们反复宣传的“经验”。

《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明确指出:普通成年人碳水化合物参考摄入量为120g/天,儿童、孕妇及哺乳期妇女保持在130~160g/天。通过碳水化合物提供的能量要占总能量的50%~65%[4]。毋庸置疑,碳水化合物为人体所需的主要物质。而且前边说的单糖、双糖和多糖恰恰都是碳水化合物。

如果有人真的按照网络上某些“成功经验”去做的话——“彻底戒掉糖、戒掉碳水化合物,只用蛋白质和脂肪来替代”,那么他的生理代谢所需要的基本热量将得不到供应,摄入的蛋白质和脂肪也会转化成糖类,作为能量被代谢消耗掉,甚至机体会动员体内的脂肪、蛋白质分解来供能。如果继续盲目戒糖,长时间碳水化合物摄取不足,就会产生一系列危害,如记忆力减退、肌肉无力、脱发、低血糖昏迷等。

其实AGEs的来源,除了人体自己产生以外,还能直接来自于食物。当然,食物产生AGEs的过程与人体内产生的过程不一样,这与高温等各种烹饪方法有关。咖啡、可乐和巧克力等饮料产品,麦芽制品,浓缩乳或经热加工的乳制品以及高温煎炸的肉类制品中含有较高的AGEs[5]。

减少这些食物的摄入,确实有助于减少AGEs的摄入,这意味着体内总AGEs减少,对于体内AGEs蓄积,代谢不掉的人而言,当然是有积极意义的。

所以,明星们的“抗糖”经验,有对有错。首先,年轻健康人群完全不需要“抗糖”,其次,戒掉糖、戒掉碳水化合物并不可取。对于糖尿病人及老年人,适度限糖,避免油炸、烧烤等高油高脂的烹饪方式是对的。当然,年轻人也可以参考这样的生活方式,但这不是为了“抗糖”,而是为了保持身材匀称,毕竟肥胖有碍健康,这个大家都知道。

四、目前市面上常见的抗糖化产品都是“智商税”

1、抗糖化丸

以网红产品——日本POLA抗糖丸为例,它的主要成分有四种,即鱼腥草、锐刺山楂、罗马洋甘菊、葡萄叶,被宣传为“草本四重奏”。但可惜的是,这四种成分均无任何医学证据能够证明它们具有抗糖化的作用[6-9]。

2、抗糖口服液

再来看另一款网红产品——AG口服抗糖饮,它的主要成分是桑叶提取物、山竹果提取物、余甘子提取物、菊花提取物以及小茴香提取物。笔者查阅文献,均未发现有研究提到这些成分能抑制AGEs生成或加速AGEs分解,从而发挥抗糖化作用[10-14]。

3、抗糖面膜

目前网上比较火的AG抗糖面膜的有效成分为人体寡肽、胎盘素精华。

人寡肽-1又名表皮生长因子(EGF),外用可以治疗烧伤、创伤及外科伤口愈合,加速移植的表皮生长。由于分子量较大,EGF在正常皮肤屏障条件下较难被吸收,一旦皮肤屏障功能不全,可能会引发其它潜在安全性问题。基于有效性及安全性方面的考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明确表示:EGF不得作为化妆品原料使用。在配方中添加或者产品宣称中含有人寡肽-1或EGF的,均属于违法产品[15]。

我国不允许使用人胎盘素,正规的医疗机构都不提供相关治疗,所以AG抗糖面膜中的“胎盘素精华”应该是指羊胎素。关于羊胎素,倒是国内外都有相关研究,但是这些研究大多数是在细胞或是动物身上进行的,且实验结果并不能完全表明羊胎素可以美肤,更没有研究证明其抗糖化作用[16]。

国产的御泥坊抗糖面膜有效成分为VE衍生物+肌肽。

维生素E衍生物对人体有抗氧化活性[17],但没有抗糖化作用。

肌肽是一种内源性二肽,目前有国外研究表明糖尿病患者每日口服1g肌肽,14周后血液中AGEs水平有所下降[18],目前临床上被用于治疗肝硬化、糖尿病以及白内障[19]。但健康人群是否能有相同获益尚不明确。而且抗糖面膜中的肌肽是否能达到有效剂量并不确定,并且添加到面膜中的肌肽能否透过人体表皮进入真皮层,进入后能否发挥相应的药理作用,也无进一步研究证据支持。

目前,抗糖化的上市产品中,无一为药品,基本为普通化妆品和保健食品,而这两类产品是不要求具有某种疗效的。厂家宣传所谓的抗糖效果,也没有医学证据支持,更没有临床效果来验证。

在科学界,AGEs抑制剂和裂解剂已成为研究抗糖化的重点方向,其中,裂解剂刚进入合成类药物开发阶段;有关抑制剂的研究仍主要集中在抑制糖尿病、阿尔茨海默病等退行性疾病等方向上;在延缓皮肤衰老方面的应用和研究还未见报道[2]。

总之,研究很红火,市场很热闹,但到目前为止,国内外并无任何一种抗糖化药品上市。在抗糖化这个问题上,健康年轻人没必要跟风明星瞎折腾。糖尿病患者和老年人只要合理膳食,限制含有较高AGEs的食物以及碳水化合物的摄入,也没有什么可担忧的。

参考文献:

[1] 陈婷,马刚.非酶糖化与皮肤自然衰老的关系[J].皮肤性病诊疗学杂志, 2013,20(05):365-367 .

[2] 彭立伟,来吉祥,何聪芬,董银卯.非酶糖基化与皮肤衰老的研究进展[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0,30(20):3027-3029 .

[3] 孙红艳,刘洪臣.晚期糖基化终末产物(AGEs)与衰老[J].中华老年口腔医学杂志,2010,08(5):314-317 .

[4]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 2017,14(09) .

[5]高畅,何志勇,曾茂茂,陈洁.食品中晚期糖基化终产物的研究进展[J].食品与发酵工业,2013,39(04):151-156 .

[6]冯堃,秦昭,王文蜀,焦玉国,侯肖育.鱼腥草保健功能及开发利用研究进展[J].食品研究与开发,2019,40(07):189-193 .

[7]封若雨,朱新宇,张苗苗.近五年山楂药理作用研究进展[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19,25(05):715-718 .

[8]朱栋梁. 罗马洋甘菊和箬竹叶中精油和黄酮的萃取、鉴定及应用[D].江南大学,2015 .

[9]贾洪锋,邓红,何成,徐向波.葡萄叶及其在食品中的应用研究[J].粮食与油脂,2018,31(08):1-3 .

[10]赖玲林,彭小芳,冷恩念,莫镇涛,李文娜.中药桑叶药理作用的研究进展[J].安徽医药,2016,20(12):2210-2214 .

[11]谭琳,周兆禧,王甲水,马伏宁,康由发.海南山竹果实不同部位多酚提取物抗氧化活性、乙酰胆碱酯酶和α-葡萄糖苷酶抑制活性研究[J].广东农业科学,2018,45(01):102-107 .

[12]何晓敏.余甘子药理作用研究进展[J].中国中医药科技,2014,21(05):593-595 .

[13]刘远俊,王双平,温娜,陈海婷,陈毅平,顾琼.野菊花提取物活性及机理研究进展[J].广西中医药,2015,38(06):11-13 .

[14]李蜀眉,王丽荣,陈永青,盛显良.小茴香中黄酮类化合物提取及抗氧化性研究[J].中国调味品,2016,41(12):29-32 .

[15]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化妆品监督管理常见问题解答(一).2019,13(02) .

[16]沫沫哒.羊胎素是个“美丽的谎言”吗--YES[J].健康博览,2015,(6):60-60 .

[17]潘凌立,郭清莲.维生素E及其衍生物的潜在药用价值[J].湖北科技学院学报(医学版),2013,(6):549-552 .

[18]Houjeghani S, Kheirouri S, Faraji E, et al. l-Carnosine supplementation attenuated fasting glucose, triglycerides, advanced glycation end products, and tumor necrosis factor-alpha levels in patients with type 2 diabetes: a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J]. Nutr Res, 2018, 49:96-106 .

[19]沈杰,刘超,陈钧辉.肌肽在医药方面的研究进展[J].中国生化药物杂志,2008(02):134-137 .

题图来源:123RF图库

本文编辑:zolazhang

春雨医生公众号

微信关注春雨医生,查看更多健康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