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医生

登录 注册

帮别人一时爽,一直帮一直爽

7月20日

给别人钱我还能更幸福?

买买买,吃吃吃,都会让我们感受到一本满足。但是这种满足的快乐是无限的吗?

并不是。

在我们第一次吃到好吃的,第一次感受到新奇的体验的时候,我们往往觉得很快乐。但是如果多次重复这种体验时,往往都没有第一次体验时那么快乐了。与此同时,除非我们去接触、尝试更新鲜的事物,否则一次次重复这样的行为不但不会再让我们体会到快乐,还会让我们逐渐感觉无聊,幸福感边际递减。

春雨医生

以往的研究往往显示,我们会因为获得(Getting)而感到快乐:吃好吃的,获得意外之财等等。另一方面:送礼物,捐款等利他行为(Altruistic behavior)也会提高我们的快乐指数。这两种形式获得的都是真实的快乐,但是第一种快乐是会慢慢下降;相反,如果我们的快乐来自于帮助他人,我们的快乐将是无穷的。

研究结果显示:当参与实验的人将他们获得的一笔横财用于他人身上,而不是自己身上的时候,会让他们觉得更加开心。

2019年2月发表在《心理科学(Psychological Science)》上的一篇研究通过两个实验揭示了这一现象[1]。

在研究一中,他们给予参与实验的人每个人每天5美元。一组人需要把这笔钱花在自己身上,即给“自己”花这笔钱(买饮料之类的);另一组人需要把这笔钱花在他人身上,即给“他人”花这5美元(可以给特殊的一个人送礼物或者捐给一个慈善机构等)。

总之,这两组人每天都要做相同的事情——花钱。在每一天结束的时候,参与实验的人要告知研究者今天钱花到哪里去了以及他们一天下来的整体感受。

结果很有意思,研究发现,随着一天天重复给“自己”购买的行为,人们的幸福感是逐渐慢慢下降的;但是为“他人”花钱的时候,他们的幸福感的初始值不仅和给自己买的时候是一样程度的,而且在随后五天的重复花钱行为中,幸福感也并没有下降。

该团队的第二项研究则通过赢钱游戏验证了这个结果。参与者玩了10轮游戏,如果他们在一轮比赛中取得了成功(实验设定参与者在每轮游戏大概率都会赢钱),他们就会从中赢得5美分。有一半的参与者为自己赢得了这笔钱。另一半为慈善机构赢得了这笔钱。

每轮比赛结束后,参赛者需要评价他们的获胜之后的感觉。结果与第一项研究的结果相似。

在第一轮比赛中,为自己赢得比赛或为慈善事业赢得胜利的参赛者在获胜的快乐水平上大致相同。但是在整个研究过程中,为自己比赛取得获胜的幸福感随着玩的轮数下降,而且幸福感下降的量比为慈善事业赢钱的人要大得多。

我们会在重复帮助他人的过程中获得持续的快乐。不仅如此,单纯“给他人买买买”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人类是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具社交性的动物。因此,我们为了改善与他人的联系而做的几乎任何事情都会提高我们的幸福感——包括花钱。

研究发现,实施亲社会行为能给人们带来意义感和效能感[2],有利于个体应对焦虑、孤独等负性情绪,还可以提高人们的幸福感水平[3]。

《Science》杂志上曾经发布了一篇Dunn,Aknin和Norton做的具有全国代表性的美国人样本研究[4]。每一位参与者需要评估他们的幸福指数,并报告他们在一个月中各项支出,包括:

(1)个人日常支付账单费用,如交通、饮食等。

(2)给自己的礼物。

(3)给他人的礼物。

(4)捐赠给慈善机构。

将前两个类别相加以作为“个人支出”类别,将后两个类别相加以创建一个“亲社会支出”组合。结果显示,个人支出与幸福指数无关;在控制了收入对结果的影响之后,投入更多资金用于“亲社会支出”的人有更多快乐情绪体验。 

这种现象不止发生在美国社会文化背景下,世界上的许多人都能在“亲社会付出”中获得快乐。600多名在加拿大和东非国家乌干达大学就读的学生反映他们在其他人身上花钱的时间时,感到非常高兴,并且这种影响在这些截然不同的文化背景中始终如一[5]。

尽管参与者的具体花钱方式在不同文化之间存在很大差异。

在脑神经方面,亲社会付出所获得的情绪回报能够从神经层面检测到的。进行fMRI扫描的参与者选择向当地的慈善机构进行捐款。每个参与者开始实验时会被给予一个100美元的账户,强制捐款组的选择按钮只有“确认捐款”和“无效按钮”;自愿捐款组的选择按钮则为”确认捐款“和”拒绝捐款“。

研究发现即使那种强制捐款组捐款后大脑区域的激活也会与获得奖励时激活的脑区相似[6]。

无论是实证研究或者脑科学都发现我们可以在进行亲社会行为时获得积极的情绪体验。也许就像“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间就是美好人间”这句歌词里说的,“给予“行为在帮助他人的同时,我们自身也受益良多。那我们是出于什么动机进行“给予”行为的呢?

为什么我们会愿意进行亲社会的付出呢?Diener和Seligman认为,强大的社会关系对幸福至关重要,亲社会支出对社会关系产生了惊人的强大影响[7]。

给予有利于社会关系的维系,一项研究表明,接受伴侣的礼物会对关系的长期持续有好处,而且对未来走向婚姻的可能性产生重大影响。向朋友或伴侣花钱不仅是浪漫的体现,也为积极的自我表现提供了一个机会,这些都被证明对情绪有益。

不难理解为什么现在节日层出不穷了,这也许就是给大家一个”给予“的契机~

新鲜感来源于“给予”他人,而非我们自身。当我们自己获得东西的时候,我们会聚焦于我们自己,但是随着时间和次数的重复,事情就会变得越来越没意思。我们逐渐适应了新事物,然后又想要更加新鲜的东西。

相反,当我们给予他人时,“给予感”增强了我们和他人的社会联系。可能仅仅一个感谢的表达,和一份带有心意的礼物,一次爱心的捐献就可以提升我们的心情指数。

下次你想要制造快乐的时候,又或是想花钱又不知道买什么的时候,不如跳出“现在的我缺些什么”的思维框架,想想“我的朋友们有什么需要我的”,可能会让你更有收获哦~

参考文献

[1]O’Brien, E., & Kassirer, S. (2019). People are slow to adapt to the warm glow of giving. Psychological science, 30(2), 193-204.

[2]Caputi, M., Lecce, S., Pagnin, A., & Banerjee, R. (2012). Longitudinal effects of theory of mind on later peer relations: the role of prosocial behavior.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48(1), 257.

[3]Dunn, E. W., Gilbert, D. T., & Wilson, T. D. (2011). If money doesn't make you happy, then you probably aren't spending it right. Journal of Consumer Psychology, 21(2), 115-125.

[4]Dunn, E. W., Aknin, L., & Norton, M. I. (2008). Spending money on others promotes happiness. Science, 319, 1687−1688. 

[5]Aknin, L.B., Barrington-Leigh, C.P., Dunn, E.W., Helliwell, J.F., Biswas- Diener, R., Kemeza, I., Nyende, P., Ashton-James, C.E., & Norton, M.I. (2010). Prosocial spending and well-being: Cross-cultural evidence for a psychological universal. Manuscript submitted for publication. 

[6]Harbaugh, W. T., Mayr, U., & Burghart, D. R. (2007). Neural responses to taxation and voluntary giving reveal motives for charitable donations. Science, 316, 1622−1625. 

[7]Diener, E., & Seligman, E. P. (2002). Very happy people. Psychological Science, 13(3), 81−84. 

[8]Dunn, E. W., Huntsinger, J., Lun, J., & Sinclair, S. (2008). The gift of similarity: How good and bad gifts influence relationships. Social Cognition, 26, 469−481. 

作者 | 青见

编辑 | S2

图片来源:123RF图库

春雨医生

春雨医生公众号

微信关注春雨医生,查看更多健康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