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医生

登录 注册

今天,你吃塑料了吗?

4月25日

无数微小的塑料颗粒,正伴随食物悄然来到我们的嘴边。

如果我告诉你,我们每天都在吃塑料!你会怎么想?

乍听起来,这句话是不是很像“塑料大米”、“塑料紫菜”之流的谣言?然而很遗憾,这是真的!无数微小的塑料颗粒,正伴随食物悄然来到我们的嘴边。

2014年,英国和比利时科学家惊讶地发现,欧洲多国养殖场的贻贝和牡蛎体内,竟然都含有数量不等的微小塑料颗粒。一份海鲜大餐所需的6只牡蛎,平均可能含有大约50颗塑料微粒。一位狂热的海鲜老饕,只需一年就会吃下11000粒塑料!

不吃海鲜,是不是就不用吃塑料了?非常可惜,事情没那么简单。

2015年,中国研究者们检测了15个品牌的食盐,其中全部检出了种类繁多的塑料微粒,每公斤海盐中的塑料微粒甚至多达550–681个。

另外,针对饮用水进行的多项研究表明,全球83%的自来水样本,以及九个国家93%的瓶装水样本,也都含有多少不等的塑料微粒。

无视也好,畏惧也好,这些被称为微塑料(Microplastics)的微小塑料颗粒,正在入侵我们的一日三餐。

微塑料是什么?

“归功”于它们的渺小身材,人们曾经长期忽视了微塑料的污染问题。直到2004年,英国科学家理查德.汤普森才第一次明确给出了微塑料的定义:

直径小于5毫米的塑料碎片、纤维或薄膜。

其中既包括看得见、摸得着的塑料小碎片,也包括大小如同细菌、病毒的塑料微尘。

地球上到底已经有了多少微塑料?研究者们至今对此众说纷纭。不过,他们一致认为微塑料污染正在迅速蔓延,尤其是对海洋生态环境构成了日益严重的威胁,这些“小家伙”已经成为地球的又一个大麻烦。

在2015年的第二届联合国环境大会上,微塑料污染已经成为与全球气候变化、臭氧耗竭等并列的重大全球环境议题。那么问题来了,微塑料这群小怪物究竟来自何方呢?

微塑料从哪儿来?

自从1907年美国科学家贝克兰发明酚醛树脂以来,塑料工业已经有了百余年的历史,来势汹汹的微塑料污染随之应运而生。依照来源的不同,微塑料可以分为原生微塑料和次生微塑料。

爱美的妹子们,多半与原生微塑料有过亲密接触。由于性质稳定、硬度合适,洗面奶、磨砂膏乃至牙膏、洗衣粉中,都大量使用塑料微珠作为去除角质及污垢的磨料。

使用一次磨砂洗面奶,下水道里就会多出数以千计的微塑料。各种尺寸的工业塑料微珠磨料,也被用于除去金属表面的锈迹和油漆。由此产生的废料大多沾染了油污或重金属,是更加危险的原生微塑料污染物。

尽管原生微塑料的数量已经相当惊人,但与次生微塑料相比却简直不够看。严格来说,环保研究者们所说的微塑料不仅包括塑料碎片,也包括了源自合成橡胶和合成纤维的微粒。以这些人工合成聚合物为原料的产品,都能产生大量在自然界中难以降解的碎片,次生微塑料的身世和类型也因此千奇百怪。

行驶的车辆会造成轮胎的持续磨损,把数以万吨计的硫化橡胶与合成橡胶微粒撒满全世界;不管是穿在身上,还是塞进洗衣机清洗,合成纤维服装都在时刻掉落微米级的断裂纤维;破裂之后的农用和包装薄膜,是薄膜状微塑料的主要来源……

洗涤一件合成纤维衣物,就会产生成千上万的微塑料纤维。

大多数种类的塑料能存在4、500年,只要被抛弃到大自然中,尺寸较大的塑料制品便有机会转化为次生微塑料。阳光中的紫外线会让它们变脆,渐渐破碎成为大小不一的微塑料,把一个污染源转化成无数微小的污染源。

曾经被人们寄予厚望的早期可降解塑料技术,甚至使得这种情况变得更加严重。那些不能真正生物降解的所谓环保塑料袋,崩解之后并不会真正消失,它们只是变身成了越来越小、越来越多的微塑料碎片。

微塑料往哪里去?

无论是原生还是次生微塑料,都是生态环境中不受欢迎的小旅行家。借助降雨冲刷、流水携带和强风吹动,微塑料既能潜入土壤和地下水系,也能入侵河流、湖泊与浅滩,有时还能在空气中扮演PM10或PM2.5的角色。

微塑料在陆地上的扩散范围,远比人们曾经认为的情况更加糟糕。在美国地质调查局采集的全美主要河流水样中,71%的样本中居然都含有微塑料。

某些不靠谱的“环保”行动,也会成为微塑料攻城略地的帮凶。由于大量利用城市污水处理厂的底泥充当堆肥,曾经每年有多达43万吨微塑料进入了欧洲的田野。

尽管陆地上的微塑料污染足以令人触目惊心,面积更加广阔的海洋才是微塑料污染的真正重灾区。

通过对英国曼彻斯特地区河流入海微塑料数量的跟踪,一个英国科研团队认为海洋中的微塑料总量约为5.25万亿个,重达26.9万吨,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能分到大概700粒微塑料。虽然这个数字相当耸人听闻,却依然远远不能反映海洋微塑料污染的真实情况。

世界各国每年生产约3亿吨塑料,即便是按照最保守的方式统计,每一年都有1000万吨塑料成为了大海中的垃圾。在位于夏威夷和美国西海岸的太平洋洋面上,甚至出现了一个面积超过我国西藏自治区的垃圾“大陆”,其中聚集的废弃塑料可能超过了400万吨。

这些塑料垃圾会在海浪和阳光的作用下,不断破碎成为不计其数的微塑料碎片,随着洋流漂移到海洋中每一个偏远的角落。

从潮间带到浩瀚大洋,从海水表层到幽暗深渊,微塑料的魅影早已经无所不在。在2018年火热进行中的我国首次环球海洋综合科考中,科学家们甚至在人迹罕至的南极海洋中发现了微塑料。

如果类比雾霾中的可吸入颗粒物,微塑料简直就是海洋中的PM2.5。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今的海洋已经成为一锅蔚蓝色的微塑料汤,如今的地球也已经成为一颗充斥着微塑料的行星。

登上餐桌的塑料小不点

有关废弃塑料造成白色污染的话题,各小伙伴们想来早已耳熟能详。与体积较大的塑料垃圾相比,微塑料不仅具备白色污染的共性,还能偷偷摸摸地登上我们的餐桌。不过,首先饱尝微塑料污染恶果的却是海洋中的无数生灵。

构成塑料的高分子聚合物大多没有毒性,用它们生产的塑料制品却不是这样。为了满足苛刻的性能要求,非食用级橡塑产品通常添加了N多有毒助剂,使用的过程中还可能受到有毒物质的污染。

源自它们的次生微塑料,自然就带有了与生俱来的毒性。即便是完全无毒的塑料废物,在分解的过程中也可能生成五花八门的有毒物质。

由于同属于亲油性的有机物,微塑料对持久性有机污染物有着高度的亲和力,它们也因此成为了海洋中的有机污染富集器。海水中的二噁英、多氯联苯等等污染物分子,遇到微塑料颗粒就会像苍蝇见了血一般地吸附上去。

如此一来,微塑料表面的相关污染物浓度,有时甚至比周围海水中的浓度高出几十万倍,足以对接触到的生物造成长期的危害。

由于藻类经常附着在微塑料的表面生长,微塑料能够散发出海藻的气味,因此会被单纯的海洋动物误认成食物,海鸟和鱼类会吃下颗粒较大的微塑料。

微塑料也是浮游动物和滤食性动物的“美食”,牡蛎和贻贝体内的塑料微粒就是这么来的。误食既有毒又无法消化的微塑料,会对海洋动物造成持续的危害。这种危害在海洋食物链中不断向上传递,最终必将造成广泛的生态影响。

更加糟糕的是,这样的过程在陆地食物链中同样也在发生,而我们人类却正好处在所有食物链的顶端。除了来自海鲜和肉类的部分,受到污染的食盐、饮用水和其他食品,也为我们的餐桌添加了更多的微塑料。日积月累,我们每个人都将吃下成千上万的微塑料颗粒。

携起手来,阻击微塑料

既然我们已经成为了心不甘情不愿的塑料食客,弄清吃下微塑料的危害性就成了一桩大事。可惜有关微塑料污染的研究才刚刚开始,科学家们暂时还没有明确的研究结论。

好在“万物皆有毒,关键看剂量”,能够混入食物的微塑料总量非常小,可能造成的健康损害也必然十分有限,微塑料污染的生态影响倒是更加值得关注。当然了,就算对身体毫无危害,肯定也没人想吃塑料!

塑料,暂时还是现代社会不可或缺的重要材料,已经散布到全世界的微塑料也没法一一回收。尽可能减少进入大自然的微塑料数量,是人类在当下的现实选择。这场微塑料阻击战并不仅仅是政府和科学家的事儿,小伙伴们也可以去做下面六件事:

  • 购买日化用品的时候,遇到含有塑料微珠的产品坚决拉黑,改用添加天然磨料的替代品。

  • 重复使用塑料袋和其他塑料容器,尽可能不用塑料保鲜膜。

  • 购买合成纤维衣物之前,请三思有没有改买天然纤维服装的可能。

  • 少开车,多坐公交地铁,路不远的话干脆走路。不要便宜了卖轮胎的家伙们!

  • 少买瓶装饮料或饮用水,出门记得带个水杯,杯子里放不放红枣枸杞请自便。万一必须买瓶装水,记得请捡瓶子大妈帮忙善后。

  • 选择天然纤维制造的湿巾,或者干脆揣一块作者大叔最爱的纯棉小毛巾。

总而言之,少消耗塑料、橡胶与合成纤维制品,地球上就将少增加微塑料,分到我们碗里的微塑料也就能少上那么几粒。亲爱的小伙伴们,如果还有更多阻击微塑料的妙招,不要忘了与大家分享。毕竟我们的共同目标是:不吃塑料!

Tips:

1、持久性有机污染物:

持久性有机污染物(POPs),能够通过大气、水体、生物体长距离迁移,并在环境中长期存在,具有长期残留性、生物蓄积性、半挥发性和高毒性,对人类健康和生态环境有着严重危害的天然或合成有机污染物质。

2、滤食性动物:

大量过滤海水或淡水,摄取其中小型生物或有机微粒为食的动物,牡蛎、贻贝和须鲸都是典型的滤食性动物。滤食性动物在进食过程中吞下大量微粒,因此对微塑料污染特别敏感。

参考文献:

1、Plastic Pollution in the World's Oceans: More than 5 Trillion Plastic Pieces Weighing over 250,000 Tons Afloat at Sea

Marcus Eriksen ,Laurent C. M. Lebreton,Henry S. Carson,Martin Thiel,Charles J. Moore,Jose C. Borerro,Francois Galgani,Peter G. Ryan, Julia Reisser

2、https://owi.usgs.gov/vizlab/microplastics/

3、Microplastics in bivalves cultured for human consumption

 Lisbeth Van Cauwenberghe,Colin R. Janssen

4、http://www.bbc.com/news/science-environment-42264788

5、https://cen.acs.org/articles/93/i43/Tiny-Bits-Plastic-Found-Table.html

6、http://news.sciencenet.cn/微塑料,海洋中的新型污染物 李道济

7、http://www.bbc.com/news/science-environment-43388870

8、Microplastic Pollution in Table Salts from China.Dongqi Yang, Huahong Shi, Lan Li, Jiana Li, Khalida Jabeen, Prabhu Kolandhasamy Environ. Sci. Technol., 2015, 49 (22), pp 13622–13627

题图来源:图虫创意

image.png

春雨医生公众号

微信关注春雨医生,查看更多健康资讯